"债多不愁” 美债收益率飙升 市场恐慌

   全球汇兑 Global Forex转载汇通财经    2021-03-17 04:40:31

 

开年以来,美债收益率的上升,已经引发了金融市场的普遍焦虑情绪,不过对于美国新任财长耶伦而言,却还远没有到值得苦恼的时候,因为美国财政部用以衡量债务成本的指标,事实上却正朝着相反方向行进。

在2020年,美国国债的利息支出下降至3450亿美元,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其有望在2021年进一步缩小——尽管眼下,美国政府推出的抗役财政新政措施,以及债市遭遇的抛售潮,都已导致10年期美债收益率触及一年多新高。

那是因为,美国政府正将其几年或几十年前发行的债券进行展期,而历史时期的举债成本却要远高于今日。根据研究机构内部测算,要扭转这种趋势,推动美国政府融资成分重新上升,将需要各期限国债收益率平均而言达到2.5%左右(远高于现在的水平)。但即使到了那时,美国的偿债成本也将相比最近时期轻松降低。

上述状况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在刚刚通过了1.9万亿美元疫情纾困法案后,拜登政府还有余力去规划进一步支出数万亿美元来帮助修复基础设施,并推动制造业复兴,而并不止担心因此需要进一步借入大笔资金导致联邦财政更加债台高筑的状况。同样,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似乎对政府债券收益率的上升也丝毫不为所动。她此前表示,国债收益率并不在“令人烦恼的区域”。

 

但无论如何,应对新冠疫情的公共支出已经使美国债务增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最高水平,并且新的举债成本也在攀升。截至周二下午3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61%,相比去年11月水平上涨一倍,因疫苗接种促使消费者支出反弹,使得人们对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提高。

即便如此,耶伦却仍然表示,利息支出规模才是衡量政府支出空间的最佳指引。她周日对媒体表示,美国政府债务利息支出占经济的比例“并不高于2007年的水平”,尽管目前的国债规模是当时的两倍多。

布鲁金斯学会哈钦斯财政与货币政策中心主任David Wessel表示,虽然以耶伦所青睐的指标来看,美国联邦债务问题还不至于引发太多困扰,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没有潜在的问题。因为,或迟或早,美国的偿债成本可能会再次开始上升。好在,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计这种情况在2025年之前不会发生。届时利息占GDP的比例料将在1.1%见底,是至少自196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